压抑到了极点因为不止是柳晓晓担心就连黄可为_728彩票网-728彩票官网 

728彩票网-728彩票官网

压抑到了极点因为不止是柳晓晓担心就连黄可为

 土匪的这句话,让包厢里的气氛,压抑到了极点。因为不止是柳晓晓担心,就连黄可为的脸上,也出现了惧色。毕竟土匪是他邀请来的,而现在事情要砸,他肯定会害怕。
 
    黄可为急急忙忙的站了起来,他走到柳晓晓身前,看着柳晓晓说:
 
    “晓晓,你这不是胡闹吗?”
 
    说着,他用手指着我,继续说道:
 
    “他能有什么办法让盛世年华翻盘?你就赶快把夜总会卖了,拿着三百万,去做点别的生意……”
 
    柳晓晓并没理黄可为。她转身看着土匪,微微一笑说:
 
    “土匪哥,这件事是我们考虑不周。要不您说说,我有什么办法补偿你呢?”
 
    其实这件事,我们并没什么过错。如果最开始,土匪不那么压价,盛世年华也就卖了。但他压价太狠,我们不还不如放手一搏呢。
 
    土匪不动声色的看着我。好一会儿,他才慢慢说道:
 
    “我要是难为你们吧,传出去,外面的人会说我土匪以大欺小。但是我要这么就回了南淮,家里的兄弟们,又得笑话我办事不利……”
 
    他说到这儿,特意停顿了下。我和柳晓晓对视了一眼,也不知道土匪这葫芦里,卖的是什么药。
 
    “这样吧,咱们就对赌一下!我给你们三个月时间,如果三个月后,盛世年华能起死回生的话。我就注资,和你们合作,把盛世年华打造成江春市,最顶级的夜场……”
 
    土匪说这番话时,他还是和颜悦色的。但接着,他话锋一转,脸色也变得冰冷。
 
    “如果三个月后,盛世年华还是这个模样。那你们就要把盛世年华免费送给我……”
 
    土匪的话,说的我心里砰砰直跳。这对我们来说,就是一场豪赌。而我根本不敢做主,只好又看向柳晓晓。柳晓晓也看着我,她明显是在犹豫。
 
    好一会儿,她才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:
 
    “好,土匪哥,我们就这么说定了!我现在就让他们打印合同……”
 
    土匪哈哈大笑,他大手一挥,自信的说道:
 
    “合同?我们刚刚说过的话,就是合同!”
 
    说着,他有拍了拍我的肩膀,冷冷的说了一句:
 
    “在这个世界上,敢耍我的人有!但他还没出生呢……”
 
    话一说完,土匪也不看黄可为,冲着那条老狗喊了一句:
 
    “撸你,走……”
 
    众人见土匪要走,都急忙跟在后面,簇拥着他下楼。
 
    我陪着柳晓晓,一直把土匪送上车。临上车前,土匪扶着车门,回头看了我一眼:
 
   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 
    我马上礼貌的回答着:
 
    “土匪哥,我叫林白风……”
 
    土匪点了点头:
 
    “嗯,我记住你了!”
 
    说着,转身上了车。
 
    我和柳晓晓一直目睹着车队消失不见,我才问柳晓晓说:
 
    “柳总,这个土匪到底是做什么的?”
 
    柳晓晓笑了下,她感慨着说:
 
    “南淮最传奇的人物之一。更是石中宇的左膀右臂,他是最早跟着石中宇打江山的,他们之间情同手足。土匪能来江春,肯定是石中宇的意思……”
 
    这是第三次听到石中宇这个名字了。想想他的兄弟土匪,都有如此的气魄,看着让人敬畏有加。那这个石中宇,肯定更了不得。我心底越来越好奇,期盼有一天,能见上他一面。
 
    不过我还是好奇,又问柳晓晓:
 
    “他们在南淮发展的那么好,怎么忽然来想来我们江春呢?”
 
    柳晓晓解释着:
 
    “我听说是因为江春的齐家,在南淮开了两家夜场,似乎有心在南淮发展。石中宇为了制约齐家,他便让人联系了黄可为,同样把夜场开到江春。这样也好制约齐家……”
 
    柳晓晓说的这些,我听着像故事一样。毕竟这些人和事,离我太远了。
 
    见我没说话,柳晓晓又看着我说:
 
    “白风,神仙打架的事,咱们就不跟着操心了!还是说说,你到底有什么打算吧……”
 
    我掏出手机,一边拨号,一边说道:
 
    “先别急,我先打个电话……”
 
    电话是打给阿汤的,我告诉他,让他马上到盛世年华来,有事和他商量。和阿汤说完后,我又把猴子和小保安刘功成喊着,一起去了柳晓晓的办公室。
 
    等人都到齐后,我先是把和土匪打赌的事情,简单的和几人讲了一遍。刚一讲完,猴子就接话说:
 
    “白风哥,你这哪是赌博,你这分明就是赌命啊?你们要钱没钱,要人没人。怎么可能让夜总会火起来?”
 
    猴子说的,也是大家共同的疑惑。
 
    我看了猴子一眼,直接说道:
 
    “猴子,这事儿我还得感谢你!你那天和阿汤的聊天,对我很有启发。我觉得可以试试……”
望的靠在椅子上,有气无力的摇头说:
 
    “白风,我要知道你是这个主意。我今天肯定就把盛世年华卖了……”
 
    柳晓晓是一点信心都没有。阿汤不说话,他在默默的沉思着。而猴子倒是挺兴奋,这毕竟是他擅长的。而小保安刘功成是一脸的漠然,他根本不知道,为什么我会叫他来开这个会。
 
    众人的态度,我早已经料到了。我慢慢的解释说:
 
    “吃喝嫖赌这些事,是不分家的。其实我开赌场的目的,就是要用赌场,来养活夜总会。我们可以先培训一批小姐,让她们平时呆在赌场。客人赢钱了,赌累了,再把客人带到夜总会。我相信,只要赌场生意红火,夜总会的生意,肯定就会跟着兴旺起来……”
 
    柳晓晓的脸色依旧凝重。她听我说完,还是摇着头说: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