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说来也巧马路对面的环卫工人刚收满了一簸箕_728彩票网-728彩票官网 

728彩票网-728彩票官网

这说来也巧马路对面的环卫工人刚收满了一簸箕

“让那小子知道知道,捣乱的下场。”
 
    这群人的既定计划是达成了,而跟在顾峥身后的花裤衩,却早已经后悔入了这个行当。
 
    你说这风险大还不一定能赚到钱的行当,自己怎么就一时间脑抽,就干上了呢。
 
    此时的他拎着一个红黄蓝三色的编织袋子,里边塞了半袋子他辛勤劳动的成果,拖着沉重的步伐,跟在顾峥的身后,朝着这条街最后几家的旅馆踱去。
 
    钱少事多累哈哈,
 
    早知今日蹂躏苦,
 
    何必当初乱入行?——
 
    烧的!
 
    自觉地成为了一个诗人的大裤衩,用自己临时做出来的夹子,将地上的最后一张小卡片捡起来的时候,他的面前就出现了一只代表着宽恕的手。
 
    “喏,罚款50,看在你诚心认错,积极主动的完成我们城管部门安排的工作的份上,我们将按照个人倾倒垃圾来处理,交完罚款,将袋子中的垃圾妥善的处理之后,你就可以走了。”
 
    听到了顾峥这如同天籁般的声音在自己的耳边响起,大裤衩的内心是十分感动的。
 
    他仰起头来,看着带着大沿儿帽的顾峥,此时竟是带着神灵一般的光芒。
 
    激动万分的他,拿着编织袋就是一个鞠躬,我谢谢你啊,然后拖着小棍和袋子,就朝着街边上那个环卫工人的清洁车旁跑了过去。
 
    这些万恶的小卡片,见鬼去吧你!
 
    而一直跟在花裤衩身后的鹏哥,在看到了两个城管已经渐渐地走远,这个不识相的花裤衩却是提溜着他们的卡片财产,开始往垃圾车的方向走了过去的时候,这就不打算忍了。
 
    “这孙子,这是打算毁尸灭迹啊,要是咱们不跟着,压根就不知道是谁干的,兄弟们,不能忍了,咱们上!”
 
    这大鹏晃着膀子就打算上前过去叫板,可是谁知道,刚走了两步呢,他身后的一个小子就发出了不同的声音。
 
    “哎?鹏哥,事情不对啊,我好像认识这个小子。”
 
    “嗯?”
 
    “真的,鹏哥!”
 
    说这话的时候,花裤衩好像是心有灵犀一般的朝着旅馆街的这个方向,看过来了一眼。
 
    而这一眼,让身后的小子就看的清清楚楚了。
 
    这小子指着花裤衩的方向,一下子就吼了出来:“鹏哥,他是角门大蛇手底下的小弟,专门是负责拉散客的,那边的人弄了个啥娱乐公司,还给咱们这个行当套了一层好听的外衣。”
 
    “叫啥娱乐公司的,说是这样高大上,还隐蔽。”
 
    “这不是城管巡查,这是来抢生意的啊,鹏哥!”
 
    “我x了个xx。”
 
    一听这话,还有什么不明白的?
 
    这是同行要断了峰哥的财路啊,那那些找不到自己这些大保健的人,岂不是就要找高端的模特了?
 
    这帮孙子!
 
    了解了全部始末的大鹏,立刻就吩咐小弟给峰哥报信,而自己则是带着剩下的人,直接朝着花裤衩的方向冲了过去。
 
    “孙子,你丫给我放手,你丫想把麻袋往哪扔?”
 
    这鹏哥这么一吆喝,手中举着编织袋的花裤衩就是一抖,竟是连袋子一起,给扔到了环卫三轮车的垃圾后斗里边了。
 
    这说来也巧,马路对面的环卫工人,刚收满了一簸箕的垃圾,走到车的对面,紧跟着就在编织袋子上扣上了一簸箕的垃圾。
 
    这位大爷在干完了本职工作之后,像是没有看到目瞪口呆的花裤衩一般,四下看看整洁如新的地面,十分满意的点点头,就一个跨步,迈到了三轮车上,嘎油嘎油的……将车子给蹬走了。
 
    而等到花裤衩反应过来的时候,他才转过头去,看着吆喝他造成了手误的罪魁祸首回到:“是哪个孙子吓人玩……呃……”
 
    还没说完,花裤衩就看到了一队面楼不善,光膀子露纹身的小子朝着他阴笑着晃了过来。
 
    而其中一个人他好像还有点印象,在蛇哥的一个面试过程中,这小子鬼鬼祟祟的在一旁打探过消息。
 
    我x不好,我怎么忘记了,这是旅馆街峰哥的地盘了。
 
    全是那个气场强大的城管在身边指挥的缘故,让花裤衩都忘记了惧怕。
 
    等到他现在清醒过来了之后,则是打了一个激灵,在对方还未曾走到他的面前的时候,一个干笑……是扭头就跑。
 
    嗷嗷的。
 
    “孙子,丫跑了,追啊!”
 
    “孙子!你丫给我停下!”
 
    本应该是进入梦乡的旅馆街上,却是上演了一场小混混的绝地大逃杀。
 
    此时的花裤衩,终于发挥出了他应有的实力,奔跑起来的风,拂过了他的面庞,让他有了身随风动的感觉。
 
    啊,这就是自由啊,奔跑吧大龄青年!
 
    只要自己能跑过这几里地,三条街,呃,五个胡同,那啥,为啥那么远啊。
 
    花裤衩脑海中的地图浮现出来的时候,他顿时泪流满面。
 
    但是他们这一追一逃的人并不知道,在阴暗的小胡同中,有一辆没有开大灯的面包车,正在等待这群人的擦身而过。
 
    “付叔,大功劳啊,就在眼前,咱们偷偷的跟上!”
 
    而在前方握着方向盘的付生,也是干劲十足的操控着车,小心翼翼的滑了出去。
 
    果不其然,花裤衩在跑的气都快没有的时候,他手中的电话总算是打了出去,而对方鹏哥负责通报的人马,也顺利的将峰哥给引了出来。
 
    “蛇皮这个王八蛋,从小就不是个好鸟,贼阴贼阴的,兄弟们几个都进去过,偏偏他做的隐蔽,啥事没有。”
 
    “现在跟哥哥们玩什么娱乐公司,我啐,还不是想从我们手底下切人?”
 
    而跟在峰哥身后的,则是从好几个不同方向聚拢过来的洗头房的压场人员,他们后背腰间别着的东西,那可是动手时放些的签子。
 
    这群人越聚越多,速度却是放慢了几分,像是戏耍老鼠的猫一样,要抓的不是花裤衩,而是在他身后的那一条阴森森的蛇。
 
    到了现在,花裤衩反倒是不慌了,他的脚步再也没有了一开始的惊慌,等到了上层的矛盾体现的时候,自己反倒是不会被那群没轻没重的小崽子给抓住抽一顿了。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